市县一把手遭敲诈 操盘手竟是法院副院长

分享到:
社会 • 中国徐闻网 • 2016-11-04 17:51 E944G0

(原标题:离奇!市县一把手遭敲诈,“操盘手”竟是法院副院长)

身为市人民法院副院长,他把敲诈的绳索套在了市委书记的脖子上。同样手法,几乎同一时间,一位县委书记也没有摆脱他的勒索。位高权重的受害者不仅没有立即报警,反而托人说情,哀求罢手,最终累计支付400多万元。

5年后,从监狱中发出的一条举报线索,才使警方锁定这两起敲诈勒索案的“操盘手”。

半月谈记者深度调查发现,两起成功“敲诈”市县一把手的离奇案件,真实折射出一些地方灰幕重重的政治生态,对为官不净、监督缺位发出深刻警示。

同样手法:组织上访,短信威胁,直接敲诈

2008年7月,河南省舞钢市(县级市)国土资源局对一宗土地挂牌出让。时任舞钢市人民法院副院长王跃、时任舞钢市人民法院执行局干警魏德明,假借魏德明姑姑的名义,参与该宗土地竞拍。

虽然经过竞拍程序,但舞钢市国土资源局于当年8月终止这块土地的出让,并向竞买各方退还了保证金。这时,隐身其后的魏德明出现了,他以终止拍卖导致受损为由,要求政府赔偿他姑姑的损失。

在王跃的指使下,魏德明很快就把矛头直接对准了时任舞钢市委书记祝义方。魏德明多次发短信、打电话给祝义方,称该宗土地挂牌出让中存在官商勾结、以权谋私等行为,并以向上级部门举报相威胁,要求祝义方赔偿损失。

此后,魏德明不断给祝义方发短信、打电话,威胁如果不解决所反映的问题,就收集祝义方担任舞钢市长、市委书记期间的问题,向上级纪检部门反映,并发到网上。

魏德明也确实这么做了。检察机关提供的多名证人证言显示,“祝义方经常收到魏德明的威胁短信,搞得很发愁”,“被气得浑身发抖”。

比此案早3个月,即2008年4月,与舞钢市毗邻的漯河市舞阳县,因建设盐化工厂,县政府拟征用辛安镇180亩土地。征地过程中,辛安镇老蔡村村民蔡国卿认为补偿太少,拒绝领取补偿款并赴京上访。蔡国卿的女儿蔡艳芳找王跃帮忙。王跃指使魏德明帮助处理此事。

北京奥运会期间,蔡艳芳和她父母、弟弟,一家四口到国家信访局上访。舞阳县辛安镇和老蔡村的干部连夜赴京把他们接回,然后百般劝导不要再上访,政府会认真处理此事。过了一段时间,没有领导再找蔡艳芳谈土地补偿一事,蔡艳芳就又找魏德明求助。

魏德明怂恿她直接找舞阳县委书记秦建忠。蔡艳芳给秦建忠发了“还要向上级告”的威胁短信。几天后,秦建忠打来电话,让她到县政府当面反映。

王跃、魏德明、蔡艳芳三人,多次在一起商议如何制造事端、扩大声势。王跃、魏德明还编写好威胁短信转发给蔡艳芳,由蔡艳芳多次转发给时任舞阳县县长、县委书记、漯河市委书记,并将关于控告舞阳县县长、县委书记的信件广泛发送,造成影响。

检察机关在法庭上出示的证据显示,2008年9月17日,舞阳县委书记秦建忠收到蔡艳芳的短信:秦书记,我是蔡艳芳,以后不要派人给我谈,什么副县长、副书记都不行,县长或你来可以。260万元,一分都不能少,少一分叫你们土地局长、城建局长、县长和你都住监狱。

就在当天,秦建忠又收到蔡艳芳短信:秦书记,我回来了,你什么时间有空?告你的信又印了2000份,发出去不发?

王跃还帮助撰写、修改举报信,而且安排自己的3名亲戚和蔡艳芳一起去北京上访,以达到5人群体上访的标准人数,制造影响。

王跃、魏德明还给蔡艳芳提供部分河南省级领导的手机号,让其广泛发送反映舞阳县委书记经济、作风问题的短信。据了解,有省领导将短信转发给漯河市委书记。这让秦建忠大为震惊。

同样逻辑:托人说情,书记“认怂”

王跃“操盘”的针对舞钢市委书记和舞阳县委书记的敲诈案,采用了几乎同样的手法。令人吃惊的是,受害者的反应和应对方法,遵循了几乎同样的逻辑。

祝义方虽然被魏德明的敲诈短信“气得浑身发抖”,但他没有报警,而是选择了找人说情。当地不少官员都曾受祝义方委托,找魏德明说和。

舞钢市原人大常委会主任在证言中称:北京奥运会期间一天下午,召开市四大班子领导会议时,祝义方转给他一条魏德明发送的威胁短信。他在约见魏德明后,又多次通过王跃协调仍无结果。在此期间,魏德明又去北京上访。祝义方催促他抓紧和魏德明谈,“要多少钱都给”。

王跃的辩护人宋杰夫说:“王跃作为说和人出现,不断在双方之间传话、谈价钱,最终将金额确定为260万元。”据了解,魏德明最初张口就要400万元。

2008年9月11日,祝义方通过舞钢市一家钢铁企业向魏德明提供的账户上转款260万元。此后一周内,王跃得到其中的140万元。

在王跃“操盘敲诈”秦建忠的案件中,辛安镇领导受秦建忠委托,和魏德明谈判。他们最终在舞钢市的舞钢大酒店达成结果:除了按照每亩3.7万元的价格支付蔡艳芳家土地补偿款外,另付150万元以换取魏德明不再勒索秦建忠。

辛安镇领导称,2008年12月,自己筹措50万元,从平顶山一家企业借款100万元,分多次汇入蔡艳芳建设银行、农业银行的账户。

这150万元中,蔡艳芳仅仅得到40万元。其余110万元,被王跃和魏德明瓜分。王跃指使魏德明在漯河市柳江路一楼盘,以王跃母亲的名字购买一套房子,并装修好。

同样结局:官员落马,东窗事发

这两起敲诈案中的4名主要当事人,舞钢市委书记、舞阳县委书记、舞钢市人民法院副院长、舞钢市人民法院干警,罪行不同,却有同样结局。

2013年7月,祝义方在平顶山市政协党组副书记、新城区党工委书记任上“落马”。法院审理查明:2000年至2013年期间,祝义方在担任舞钢市长、市委书记、平顶山市新城区党工委书记期间,非法收受和向他人索取财物共计人民币约2000万元,不能说明合法来源的巨额财产共计人民币1373万余元。法院判处其无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没收个人全部财产。

2014年11月,河南省纪委发布消息,漯河市政府党组成员、舞阳县原县委书记秦建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接受组织调查。2016年9月8日,漯河市纪委通报称,经查,秦建忠违反组织纪律、违反廉洁纪律,违反国家法律法规,其涉嫌犯罪问题已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。

祝义方落马后,向检察机关提供曾受到魏德明敲诈勒索的举报线索,并获得“立功表现”。王跃听到魏德明被抓的消息后,在警方实施抓捕他的前夜,无声无息地消失了。“失联”近一年半后,王跃于2014年底被警方抓获。

经法院审理查明,王跃除了犯敲诈勒索罪外,还利用职务便利,侵吞本单位财物20万元,构成贪污罪;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13万元,为他人谋取利益,构成受贿罪。法院判决王跃数罪并罚,合并执行有期徒刑11年,并处罚金30万元。

王跃曾担任舞钢市某乡党委书记、水利局局长,任舞钢市人民法院副院长后,长期分管刑事审判工作。据了解,王跃归案后,曾抱怨魏德明,“人品不行,能力差,办事粗枝大叶”。

魏德明因敲诈勒索罪、重婚罪、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,数罪并罚,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6个月。

办案人员表示,王跃具有很强的反侦查能力。“在抓捕他的前一天晚上,他从何处得到消息,如何逃跑的,跑到哪里去了,至今仍是个谜。”

【记者手记】

离奇敲诈案得逞凸显多重警示

河南省舞钢市人民法院副院长“操盘敲诈”市县委书记案已尘埃落定。情节虽然离奇,对这两起案件诸多细节分析,可以透视当地政治生态的多重侧面。

两起案件均和土地资源利用有直接关系,分别是土地拍卖和土地征迁。

舞钢市国土资源局对一宗土地挂牌出让,经过竞拍程序后,却莫名其妙地终止出让。舞阳县政府征迁辛安镇老蔡村180亩土地,没有获得上级批复,以极低价格违法强征。

王跃在庭审中辩称,舞钢市政府、舞阳县政府都是违法在前,群众维权在后。他只是在政府行为明显违法的情况下,帮助群众依法维权。

近年来,随着城镇化速度提升,不少县城周边土地成稀缺资源,价格不断攀升。土地征迁拍卖中,一些地方政府出现违法乱纪、暗箱操作行为。从河南省落马的县委书记的犯罪记录看,在土地交易中进行利益输送成为官员违法乱纪的“常规行为”。

被敲诈者息事宁人保自身平安,委曲求全以防耽误升迁。

当王跃、魏德明把矛头直接指向祝义方、秦建忠时,面对赤裸裸的勒索和肆无忌惮的挑衅,他们的反应竟然都是花钱消灾、息事宁人、忍气吞声。而王跃明显利用了一把手的心理软肋。祝义方在笔录中称:“之所以答应给魏德明钱,是害怕他闹起来,影响政治前途。”

在两起案件中,被敲诈者同意付钱后,巨额资金均来自企业。

在敲诈祝义方的案件中,260万元的勒索款,由舞钢市一家钢铁企业先行支付。后来,舞钢市政府以科技经费的名义,用财政资金还给企业。在敲诈秦建忠的案件中,150万元的勒索款,由辛安镇领导出面筹措,其中的100万元,借自平顶山一家企业。

此案透露出当地政商之间的暧昧关系,权力寻租必然滋生腐败。两地亟待加大党风廉政建设力度,重建新型政商关系,净化政治生态。

q

分享:

推荐阅读

北京门头沟发生山洪 6人获救5人遇难1人仍失联  北京门头沟发生山洪 6人获救5人遇难1人仍失联...【详细】

北京门头沟发生山洪 6人获救5人遇难1人仍失联,失联,遇难,泥石流,社会

中国徐闻网微信二维码

中国徐闻网致力于为用户提供徐闻县最新的徐闻新闻资讯,整合了徐闻旅游景点,地方服务,行业服务,在线学习和徐闻公司大全等!中国徐闻网,让您不再徐徐而闻!

扫一扫,关注中国徐闻网微信

广告、内容合作请点这里: 寻求报道 ››

会员登录
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

请输入用户名

保持登录

用第三方帐号直接登录